写歌要说心里话——访《春风十万里》词作者石顺义

写歌要说心里话——访《春风十万里》词作者石顺义
【第八批“我国梦”主题新创造歌曲④】光明日报记者 郭超“一声布谷啼,春风十万里。枝头桃花开,陌上柳树绿。”这新鲜小令般的歌词,出自石顺义之手,多少让人有些惊奇。由于他的《父老同乡》《青丝亲娘》实在太让人难忘。无论是“胡子里长满故事,憨笑中埋着乡音”的同乡,仍是“一双老花眼”“在村口把我张望”的亲娘,那扑面而来的泥土气,与《春风十万里》的古典田园风距离都有点大。不过,想起石顺义一起也是《女性是山君》《兵哥哥》这样诙谐、幽默歌曲的词作者,也就豁然了。40多年,1000多首歌,广为传唱的歌曲,用两只手也数不过来。石顺义说,他也不是一出手就很老练。从调到原空政文工团,到写出成名作,他沉潜了十年,正应了“板凳要坐十年冷”那句话。石顺义的小笔记本上,鳞次栉比记满了他听到的话、读到的事、领悟到的道理。其时部队强调在思想政治工作中要讲心里话,石顺义很受牵动。他想起自己在新兵连时的故事。要春节了,指导员问一个十五六岁的兵士,“你想家吗?”“不想!”“想不想?”“不想!”“说心里话,究竟想不想?”缄默沉静了一下,小兵士的眼泪下来了:“想。”新兵不是不想家,仅仅不敢说,怕说想家不荣耀。所以,就有了“说句心里话,我也想家”。从戎是为了什么?是为了维护独爱的人——“你不扛枪,我不扛枪,谁捍卫咱妈妈,谁来捍卫她”。从小家过渡到国家,从小切断提高到大主题——“有国才有家”“你不放哨,我不放哨,谁捍卫咱祖国,谁来捍卫家”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党和国家各项事业获得前史性成果,产生前史性革新。老百姓的幸福感、获得感越来越足。石顺义一向揣摩,怎么把这种切身感触写入歌中。酝酿了几年,总算有了创意——“春风十万里,十万好消息”。李白有“长风几万里”,宋代刘弇有“会待长风十万里”,杜牧有“春风十里扬州路”。石顺义合而用之,“春风十万里”,既指春风规模之广袤,泽被神州大地,无远弗届;又指春风时刻之深远,从前史深处吹来,涵盖了改革开放以来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获得的前史性成果。正是由于有党中央刚强领导,不断将改革开放面向纵深,春风才连绵不断吹来“十万好消息”。歌词自始自终从小视点切入,从人们的实践感触动身。从“一声布谷啼”“枝头桃花开”到“燕子飞来了,衔来满嘴泥”,一幅“温馨的画”油然在人们脑海中构成。诗有“诗眼”,词有“词核”。“春风十万里,十万好消息”便是这首歌的“词核”。很多人听了这首歌,都对这句形象深入。“由于这是从人们这些年的实在感触中提炼出来的。”石顺义说,词作家便是要写出“人人心中有、人人口中无”的语句。在石顺义的客厅,至今悬挂着诗人臧克家的书法诗作:“凌霄茸毛原无力,坠地金石自有声。”石顺义常说,艺术创造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宁做接地气、有重量的金石,不做凌空无蹈、飘飘然的茸毛。这样的价值取向,对他来说,是再天然不过的挑选。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10月15日 08版)